欢迎访问内蒙古自治区医师协会!
您的当前位置: 医学人文
技术的“此岸”与人文的“彼岸”
发布时间:2017-05-16来源: 《中国医学人文》杂志

现代医学进步带来了技术的飞速发展,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利益,随之而来的也有技术异化,生命去神圣化等一系列问题。对医学现代性进行反思,在治疗中体现人文,呼吁照顾的重要性,强调重视人类本身的社会性和情感性。在技术的“此岸”与人文的“彼岸”寻求对话,实现共赢。

   医学的现代相比于昨日,似乎少了那么几分宁静与温馨,看着美仑美奂的医院大楼,高精尖端的诊疗设备,医学技术手段、耗材,药物和医疗器械日益花样翻新,让我有时会觉得这些就是医学现代化的代表物。毫无疑问,现代医院制度自建立之日起,就在宣告一个纯粹“功能社区”的诞生,仅仅具有功能性,冷到冰点,有人把它称为“来自陌生人的照顾”,伴随着医学的主战场从家庭转移到医院,医院的诊疗手段越来越机器化,使得疾病的真相越来越依赖于机器之眼,虚拟之镜。技术主义的出现,让医院,一个体现温情与爱意的地方,缺少了关爱之味,冰冷淡漠,使病房,一个充满温情与庇佑的港湾,充斥着冷漠与傲慢之感,让医学,一个体现救治与帮助的向善的事业,不那么可爱,医生不那么崇高,白大褂不那么神圣,医院变成了冰冷的“囚笼”,“白大褂”被称为冷漠的“道具”……

  当然,这的确是医学现代化的产物。但是,这并不是全部。医学发展进步本身并没有错,高新技术本身更没有错,我们不能否认现代医学技术带给我们的进步,但也不能成为设备的奴隶而为设备所奴役,所以医学现代性这把双刃剑让我们“想说爱你不容易”。“医学现代性”的提法本身出于对当下医学现实生活中人文缺失,工具理性极端化的生物医学模式困境的一种“反思”,一种对当下医学本质的哲学“反思”,其意义借用列费弗尔的观点:“我们把现代性理解为一个反思过程的开始,一个对批判和自我批判某种程度进步的尝试。”在技术的“此岸”与人文的“彼岸”寻求一种对话。

  对医学现代性的反思离不开对医学人文的剖析。特鲁多大夫的那句墓志铭给了我们多少启迪:有时,去治愈,常常,去帮助,总是,去安慰。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,美国的一位精神科医生恩格尔,为了从本质上改变现代医学的视野,丰富现代医学的内容,极力倡导医学模式从单纯的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—心理—社会医学模式转变,强调医学的多元化,强调疾病本身的多因素性。而医学人文不仅仅是对这一模式的诠释,更赋予了其深刻的内涵。诊治常常使人联想到流水作业,人变成可测量、可修理的“机器”,生命性、情感性即时被一笔勾销。这种反思则可以让我们在技术的此岸和人文的彼岸之间寻求一种“对话”,“对话”的意义在于“治疗”,而治疗的意义在于促进医学这一向善事业的长足发展。医学生活的人文关怀不应该是一种形式,更应是一种医学生活的品质和境界,“寓有形以无形”。我们付诸行动的人文远没有上升到人文关怀的深入浅出,达到润物无声的效果,还没有形成内在观念,仅仅处于微笑,文明用语、标语、服务周、献爱心等形式主义,处于浅表的外在技术性层次。南丁格尔提出的以“照顾为中心”的医疗模式,从一定意义上讲,极大地批判了以“医疗为中心”的模式,她在告诫人们如何认识照顾的主体性地位,如何温情脉脉地走进疾病,如何关怀备至地走进患者生活。她在《护理笔记》中提出:人类期许的疾病过程是一个渐进优化这一过程的向愈和复原过程,护理工作就是通过照顾来推进与优化这一过程。然而中国的南丁格尔似乎仅仅是一尊冰冷的铜像,而非“护理学之母”的高大形象。护士的技术化使得热衷于流程式服务,技术机器、本身责任感的缺失使之不会照顾,不屑于照顾,毫无慈爱与人文。昨日的医生尤可奔走在乡间去治疗的小路上,护士尤可在病榻前无微不至,在技术贫乏的时代里,医学有必要强调照顾为上,在技术强盛的时代则更要推崇“以照顾为中心”。

  在心理学咨询治疗过程中,强调治疗双方需要谈论共同感兴趣的话题,而此时,特异性的关系因素则在悄然起着治愈作用。因为这种关系,所以来访者信任,因为信任,所以愿意从心底里接受治疗,有很多时候,治愈疾病的可能不是治疗本身,而是治疗者给患者的那种感觉;那种人文大环境,激发了每个人与生俱来的自我康复能力。精神分析的基本治疗技术有澄清、对质、解释。现代精神分析治疗家将共情的态度运用于这些技术中。然而今天的医患失语是技术性失语,医生的冷漠是技术中立原则庇护的冷漠,医生的傲慢更是技术辉煌的自满情绪所催生的傲慢。在医患关系日益激化的今天,发生的伤医屠医事件,我们看到的是医学的无力、医者的无奈、患者的无望。学会用共情来替代冷漠,用照顾辅助治疗,用人文驾驭技术,医患关系会不会更好,走得更远呢?

  技术和人文相辅相成,没有科学技术第三者,仅仅人文,只是去一味共情救不了命;没有人文,不能很好地建立治疗关系,诊断治疗再高超,医学本身也不会完整,效果不会很好。医学人文关怀是患者依从性、认可度、信任度的基石;医学人文关怀是防范医疗风险的隔离带,是医患冲突的减压阀。医患关系已经从利益共同体,上升为情感-道德共同体,价值共同体;医学人文关怀效应是医患双方技术、金钱崇拜的清醒剂,是和谐医疗关系的润滑剂;医学人文关怀氛围是医生职业尊严的保证,是医生职业幸福的内在源泉。在技术的“此岸”与人文的“彼岸”寻求一种对话,期盼实现双赢。

  作者简介

  孟雪,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人,现就读于北京大学医学部,精神卫生研究所2014级直博生,任研究生班党支部宣传委员,师从于欣教授,精神病与精神卫生学专业,老年精神病学方向,主要从事老年痴呆的基础研究。

 

 
 
 

内蒙古自治区医师协会   地址:呼和浩特市乌兰察布东路35中西巷一号

联系电话:0471-4930434 传真:0471-4930434 邮箱:ice0601@vip.163.com

技术支持:内蒙古银河信立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

蒙ICP备17004716号-1 蒙公网安备15020502000111号